您的位置:98小說 > 官場小說 > 官仙 > 第三千九百七十五章 屢次試探

《官仙》 第三千九百七十五章 屢次試探

下載: 官仙TXT下載


    陳太忠是不差這三千塊錢,所以他瀟灑地走了,但是他沒想到,在他離開之后不久,一個電話打到了女服務員的手機上。

    “這幫人的來路,還真不清楚,”商場不遠處有輛藍鳥王,車里一個小年輕放下了電話,皺著眉頭發話,“阿芳要他們填表,他們也不肯填……不過想辦vip,應該有點錢。”

    如果陳太忠在的話,就能認出,這男人正是跟他打聽來路的主兒。

    “有點錢算個毛,經得住超少一怒嗎?”車前排的男人冷哼一聲,“老大發話了,一定要挖出他們的根腳,不行就硬上。”

    “他們坐的大巴,是青江的牌子,”打電話的男人沉吟一下,“倒是不要緊。”

    陳太忠帶大家出游,坐的是凱瑟琳的大巴,而這個大巴是她從韋明河那里借來的——其主要用途,是運送衣物到北崇。

    凱瑟琳做了不少苧麻布的服飾,在巴黎和紐約展出,但是這衣物太多,想從京城拉到北崇,得找一輛車,正好她跟青江的那個項目談得差不多了,而青江又有不少人在京城活動,于是她找韋明河幫著協調一下——韋處長還專門替她安排了一個女司機。

    所以這大巴拉了衣服從京城走,又到機場接了凱瑟琳和惠特尼,才來的北崇,而陳太忠認為,丁小寧的凱斯鮑爾不合適拉著大家逛街,兩輛大巴同時出動的話,又有點奢侈,所以大家才坐了青江的車來。

    但是擱在地北人眼里,青江的車大老遠來這里,誰會在乎呢?

    “盯著他們,找個地方逼停吧,”車前方的男人哼一聲,“給臉不要,那就不能怪咱哥們兒不客氣。洋人就怎么了……老大上過的洋妞兒,也不止七八個了。”

    “嘿,”打電話的男人輕喟一聲,也不再說話,心說那洋妞看起來就不是賣的,跟老大以前上過的不一樣,人家真有辦法的話,老大肯定不會保咱倆。

    這倆嘴里的老大叫陳清。也是通達一霸,不過通達的黑社會再發達,也不敢把主意打到洋人頭上,那真的是自取滅亡——這是超少的意思。

    超少姓單名超,是省黨委單副書記的獨苗,單書記在黨委里。排名僅次于省長和黨群副書記,嚴格來說,是省委第四把手。

    單超今天上午跟朋友逛商場,不小心就看到了那一幫美女,要說超少見的美女也多了,一般人入不了他的法眼——這天底下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美女可不多的是?

    但是這一撥美女還是很吸引他的,不但有黃種人,還有白人和黑人。超少很少見到這種盤正條靚的白種女人,而黑人……他還沒有玩過,這是個極大的誘惑。

    尤其是那些黃種女人里,基本上就找不出個難看的,非常令他心動——要是把這一撥女人嘗試一遍,這輩子就不算白活了。

    他心里是這么想的,但是同時他也清楚,這一撥人看起來,不是那么很好對付的。那么。就要找個人試探一下——如果真的不好對付,及時抽身也來得及。

    超少這個想法。還是比較謹慎的,起碼他沒仗著老爹的權勢,直接裸地撲上去,這年頭的官二代,無腦囂張的不是很多,眼見對方可能不含糊,就要先打聽一下。

    所以他找到了陳清,陳清在通達的道兒上,算是數得著的,目前因為高利貸逼死人的案子,正在跟人打官司,而這官司的輸贏,就是單書記一句話的事。

    這種紅黑勾結,是社會發展的趨勢,很多官二代想為所yù為,但又擔心老爹的位子,所以就在黑道發展自己的代理人,相較那些闖了禍之后,大聲宣揚“我爸是xx”少爺來說,這樣的方式無疑更隱蔽一些,也就更加安全。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哪怕苦主很強勢,吃了虧以后想找麻煩,也只能找到黑道的頭上,想再深挖根源,真的不容易。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陳太忠一行人從商店里出來,上了等在前方的大巴上。

    這時候就快五點半了,陳區長是說成什么都不轉了,說咱們住的賓館挺遠,馬上到下班高峰了,逛了一天,也沒正經吃點東西,還是先回吧。

    他們住的是一個叫富華莊園的酒店,不在市中心,但檔次極高,一車人包兩個總統套,再加三個標間也就夠了。

    下班高峰是說到就到,還在路上的時候,眼瞅著車就多了起來,開了一陣之后,司機發現前面一輛沙漠王開得慢吞吞,等了一等,發現前面的人開車確實

    不行,于是就按喇叭催一下。

    不成想她這一按喇叭,前面的司機惱了,索xìng更慢了,還壓著大巴不讓走,她又按一下喇叭,落實明白確實惹人了,也就不著急了,跟在沙漠王屁股后面慢慢挪。

    過一陣,等到一個空擋,這司機一腳油門就轟了下去,還琢磨著超了車之后,要狠狠地別一下沙漠王——司機雖然是女人,但是她是開公家車的,哪里受過這種氣?

    不成想,前面的司機也在防著她這一手,眼見大巴提速,沙漠王也是猛地提速,向左一打方向,連撞車都不怕,直接沖過來。

    “嗵”地一震,兩輛車果然撞了,雙方都停了下來。

    大巴司機心里這個火就別提了,她打開車門下來,就要跟對方理論,不成想那邊車上跳下來四五個漢子,氣勢洶洶地逼了過來,“尼瑪,你眼瞎了?”

    女司機登時傻眼,她可沒想到居然是這種陣仗,出了車禍雙方拌嘴很正常,但是一照面就破口大罵,隨時要動手的樣子,這就太咄咄逼人了。

    嗯?陳太忠在車上一看,發現里面有個家伙,居然是剛才跟自己呲牙的,心里就明白,這車禍恐怕不是偶然,于是他走下車,雙手一背,淡淡地發話,“很巧啊。”

    “就巧了,怎么樣呢?”那貨很不含糊地看著陳區長,洋洋得意地回答,“你們撞了我的車,賠錢吧。”

    陳太忠扭頭看一看,發現后面已經有點擁堵了,其他車輛在努力地繞過這兩輛車,但是大巴挺大,沙漠王也不小,橫在路上,牢牢地占據了兩個車道。

    他又走到前面看一看,大巴受損不太厲害,那沙漠王也有防撞的保險杠,不過側面還是被蹭刮了一下,凹陷進去一大塊,后視鏡也被撞掉了。

    就在他看車況的時候,遠處過來一個交jǐng,一邊疏導車輛,一邊扭頭吩咐他倆,“你們先協商,最好能私了……也不知道是怎么開的車。”

    “各修各的吧,”陳太忠看一眼對方,“對半的責任。”

    “對半的責任,你說了算嗎?”那貨冷笑一聲,才待再說yīn損話,旁邊過來一個壯實的漢子,不耐煩地發話,“拿五萬塊錢出來,放你車走。”

    “五萬塊錢?”陳太忠饒有興致地看著他,“你確定你要?”

    “少跟我逼逼,”壯實漢子不耐煩地哼一聲,“開不起車就不要開……給句痛快話,給不給?”

    “給,”陳太忠笑瞇瞇地點點頭,轉身走上車,再下來的時候,就拎著一個手包,他打開手包,摸出五扎錢來,放到對方手上,“讓路!”

    壯實漢子見狀就是一愣,他掂一掂手里的鈔票,沉吟一下,下巴微微一揚,“走了,上車。”

    “他們這是敲詐,”女司機這才反應過來,雖然她知道,陳區長出了錢,大概是不會要她負責,但是這口氣她忍不了。

    “上車吧,”陳太忠微微一笑,也不多說,不過真的能看懂他表情的人,就會發現,他的笑容里含了一絲冷厲。

    沙漠王打著火,將車開到了路邊,看著大巴一路離去,嘴多的那廝禁不住嘀咕一句,“九哥,怎么就放他們走了?”

    “我啥時候說話不算數過?”矮壯漢子黑著臉冷哼一聲,看得出來,他心情不是很好。

    “但咱們是要試出他深淺吶,”這位有點著急,“現在光知道他是凱子,有錢。”

    “未必是凱子,”那喚作九哥的咂巴一下嘴巴,這個年輕人給他的感覺是摸不透,毫不含糊地扔出五萬,也不怕自己當下就不認賬——這是怕事呢,還是有底氣?

    可是不管怎么說,這次的試探又失敗了,他們本來是等著對方掀底牌呢,怎奈人家就是不掀,反倒是又從側面證明,這一車人是真的不差錢。

    對方的氣場確實不一般,摸不出底牌,他們就不好下狠手,下手太狠,萬一撞上惹不起的,就沒有轉寰的余地了,那九哥琢磨半天,也舍不得放棄這塊可能的肥肉,“先看他們在哪兒落腳吧。”

    除了這輛沙漠王,還有人騎著摩托跟著大巴,不多時有電話打過來,“那幫人住在富華,還定了兩個總統套,該怎么辦?”

    “住富華啊……那地方還是別亂來,”九哥一聽,悻悻地撇一撇嘴,富華是私人的產業,老板根腳挺深,不但認識道上的兄弟,也認識一些省領導。

    “跟超少說一聲吧,看他是個什么意思。”

    【看小說,更新快,就選98小說網,百度搜索 98小說】
91街机捕鱼官网 香港马会一码中特 山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足彩比分投注技巧 腾讯分分彩如何下载 广东时时彩任选2 阿理彩票群 内蒙古快3走势图今天 上证指数什么股票指数 福彩喜乐彩 百人牛牛图标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趣玩十三水 北京11选五走势图有什么打法 陕西11选5走势图软件 003期特码资料 开心棋牌app有作弊方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