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說 > 官場小說 > 官仙 > 選拔1894難逢源

《官仙》 選拔1894難逢源

下載: 官仙TXT下載


    .

    殃及子女啊,陳太忠聽得有點無語,景靜礫此舉,正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意思,要不說人在官場,還是缺德事少做呢?

    延伸開來,就能想到很多干部為什么不讓自己的子女進官場了一尤其是那些在位時候比較強勢的,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不是不報時候不到”,不過,聽起來姓馮的也是比較清廉的?

    “要是這四只走好了,大管家現在一個副廳是跑不了啦”陳太忠也跟著嘆口氣,這話景靜礫不合適說,但是他可以說,景秘書長在這個,位子也坐了三年了,估計升副廳沒什么問題,可是不耽誤這四只的話,沒準現在就可以琢磨正廳了。

    “也不能這么說”。景靜礫聽得就笑,事實上他認可這個推測,因為他對自己的能剩良有信心,可是他怎么合適應承下來這話?說不得搖搖頭,“要不是這幾年耽誤,我也未必能被老板看上,一啄一飲,莫非前定啊。”

    “不過,老馮的女兒,還沒有固定工作?”陳太忠還是把他心里的疑惑問了出來,“好歹是干過區委書記的呢。”

    “戎艷梅的兒子齊斌,現在還不是沒正式工作?”景靜礫笑著回答,他很清楚小陳跟戎艷梅的恩怨,所以拿這個做例子,“姓馮的人很粗俗,可是經濟上沒什么大問題,他那女兒又高不成低不就,,說實話啊,一年四十萬的正當收入,也就是你能有這種手筆。”

    “其實,你要是想更徹底出氣的話,集還有個法子”陳太忠聽得就笑,“我挑上他姑娘走,然后,,嗯嗯,你知道啦。”

    “少扯吧你”。景靜礫被他這話逗得前仰后合的,好半天才止住笑聲。“是個,人就知道你作風隨便,可是,為什么大家還是要打破頭進駐歐辦?”

    “這個”陳太忠皺著眉頭考慮一下,旋即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敢情這工資,確實定得高了一點點啊。”

    “又胡扯,是你從來不吃窩邊草,大家都長著眼睛,誰規矩不規矩,那都是有口碑的”。這一刻。景靜礫甩掉了秘書長的那份穩重,酒滔不絕地說著,“而且你護短也走出了名的,把子女交給你,挺讓人放心的

    “看來還是明眼人多啊”。陳太忠聽到這話,喜得一拍桌子,哥們兒從來就是講究人,剛才那話也是在跟你開玩笑呢,可是,他還想聽兩句夸獎,說不得又解釋一下,“我不是不吃窩邊草,主要是怕麻煩,而且那么搞,工作就不好開展了。”

    “又是廢話”果不其然,景靜礫的夸獎跟著就來了,“肯打野食兒的,就不怕在窩邊啃兩口,無非是能不能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沒有良好大局感的人,走不遠的”對你這樣的人來說,女人不是問題,但走動了身邊的女人,真的很容易釀成問題。”

    今天的景秘書長格外地興奮。在官場上,適當地泄露一點**,才是拉近彼此距離的最好方式,他泄露了一點秘密,是以也不介意點評一下陳太忠的處境。

    第二天的選拔,就定在了鳳凰賓館一招的本來就是賓館保潔,定在這里是很正常的,總不能在科委或者招商辦搞得鶯鶯燕燕一大群吧?

    不過,這就引起了鳳凰賓館服務員的高度關注,大家都是服務員,為什么別人賺的美元都是我們人民幣的十倍?太不公平了吧?

    當然,陳太忠不會在意她們的反應,當他帶了張愛國過來之后,鳳凰賓館的小會議室里已經坐了三十多個各色青春少女。

    走到旁邊的休息室那里暫定為面試地點,陳主任才愕然現,吉科長居然站在門口,禁不住眉頭皺一皺,“你來干什么?”

    “看領導選拔啊”。小吉嬉皮笑臉地答一句,陳太忠白他一眼,不滿意地哼一聲,“你到是真閑得慌

    進了休息室之后,陳太忠才反應過來一個問題,合著三個男人圍觀每一個進來應聘的女孩兒?這給人感覺可是不太好,說不得又打個電話,將業務二科的余鳳霞也叫了過來。

    余鳳霞的相貌不怎么拿的出手,高高壯壯又黑又胖,比朱月華差多了,可是她的業務能力極強也不怕辛苦,成績是二科排名第二的,僅次于小吉這二科元老,就連楊曉陽這在深圳打過幾年滾的主兒,都要差她一頭一當然,這里面最大的原因還是小楊的人脈比她差。

    陳太忠對她挺賞識的,也有心思培養她一下,這不僅僅是因為她業績好,也是因為她一般不怎么摻乎科里那些東家長西家短的事兒,沒有一般女人那種八卦的心思這一點上朱月華就要差她很多,雖然朱也是二科最早的元老,跟他私人關系也極好。

    余鳳霞本來又要去素波的,虧得還沒來得及走,聽到陳主任的吩咐,很快就趕了過來,于是,陳主任左邊坐著余鳳霞右邊坐著吉科長,張愛國進進出出的喊人進來面試。

    張主任的外甥女兒林巧云是第七還是第八個進來的小姑娘長得確實不錯,還會簡單的英語,遺憾的是個子有點低,只有一米六三剛剛是陳太忠招人的身高下限。

    當然,憑良心說,她這個子別說在天南,就算在全國也是中等偏上了,不過陳家人的標準也不是拍腦袋訂出來的,大家是要在巴黎工作,那是代表鳳凰形象的,弄倆一米四幾的,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別人沒準會當成日本的駐歐辦了。

    想要賺得多,基礎條件是必須有的,不過還好小林的身高剛剛及格,而且由于年紀不大身材苗條,看上去居然有一米六四、六五的模樣。

    巧的是,緊跟林巧云的進來的。就是馮寶寶,女孩兒真的很漂亮,大眼睛高鼻梁,膚白勝雪,個頭差不多有一米七了,穿一身牛仔布的連衣裙,笑得很清純很甜美的樣子。

    饒是如此,陳太忠也從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傲氣,也許是有意壓制的緣故吧,她的傲氣表現得不是很明顯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就算她的市揮出來,估計也好不上蔣君蓉的一半。女孩兒長得漂亮,又有一個副廳的老爹,傲氣一點實在再正常不過了。

    交流了約莫六七分鐘,陳太忠擺一擺手,示意下一個進來,張愛國出去喊人了小吉嘆一口氣,“這女孩兒真不錯,頭兒,氣質身材形幕…俱佳啊。”

    嗯?陳太忠不動聲色地看他一眼,心里卻是明白得很,你堂兄吉建新是政協主席,馮書記現在是副主席”呵呵,我說你今天怎么自己跑來了,合著是這么個緣故?

    若是沒有景靜礫事先招呼,他還真的愿意賣小吉一個人情,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不過眼下卻是不可能了,“行了,你不用說了,這女孩兒”不行。”

    “我覺得挺好的”;卜吉輕聲嘀咕一句,他確實是得了馮主席的托付來的,不過,在陳主任的淫威之下呆得久了,他也不敢多說什么,這話不算是力薦,只能勉強算自辯,“身材相貌都沒得說的。”

    “她的腿太粗”難得地,余鳳霞開口了,“按西方人的觀點,大腿粗一點無所謂,可是這個人,馮寶寶的腿太粗。”

    你倒是觀察得細,陳太忠笑著看她一眼,也沒說話,而是抬起頭沖張愛國揚一下下巴,叫下一個吧,,

    小四十號人,足足用了四個小時才面試完畢,陳太毒抬頭看一看時間,快一點了,說不得站起身子。“好了,吃飯去吧,這件事兒辦完,我也就算了去了一樁心事。”

    一邊說著,他一邊將選中的四人的資料遞給張愛國,“就她們四個了,下午你通知她們一下,沒問題的話,就辦理護照和簽證吧。”

    “不多留一兩個名額出來?”這次,可是余鳳霞話了,當然,她這也是防患于未然的意思,可陳家人哼一聳,毫不介意地擺一擺手,“寧可人不夠,我也不要備用的,怎么,這點工資就算只招兩人。她倆不該連軸轉嗎?”

    說穿了,駐歐辦滿打滿算才十二個房間,再加一個大廳,若不是想著將來可能搞酒會什么的,陳太忠覺得三個甚至兩個保潔就夠用了。

    至此,招聘保潔工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了,別看此事不大,卻是讓陳太忠回來的關鍵因素,總算還好,挑出來的這四位,除了林巧云個頭低一點之外,其他三個真是要身材有身材要長相有長相,難得的是還都青春覦麗一能被選進復試的,真的個頂個拿的出手。

    要說有什么不足的,那就是這四個女孩看起來都不是特別容易揉搓的主兒,有帶點傲氣的,有眼光靈動心思活泛的用別人的話說就是,駐歐辦的保潔工,挑選得比空姐還嚴格,能進復試就很了不得了,那么最終入選的會是什么樣的主兒,那也就不用細說了。

    當然,駐歐辦的待遇確實比空姐強一點,同是服務性質的活兒,一個對人一個。對房間,而且羽年的空姐,收入比十年后的空姐高一點也有限,除了個別金牌,飛得多點月收入也不過萬八千塊,飛國際航線多點也夠嗆能到兩萬,能上兩萬的一般都得是乘務長了。

    而且這可是在巴黎上班,機會也多,至于是什么機會,那就看每個人怎么看問題了。

    加章難逢源

    陳太忠挑得滿意了,不滿意的人可是海了去了,能進了復試的,百分之八十都有這樣那樣的關系,就有人琢磨著,等駐歐辦穩定了,建議擴大一下編制,如此一來,女孩兒在駐歐辦干上兩三年賺上百十來萬,轉了事業編制之后回來,還能想辦法安置,多好的路子?

    可是話說回來,這也就是陳主任有如此的魅力,陳家人能人的名聲,整個鳳凰沒人不知道的,換個人搞這個駐歐辦,就算口頭承諾也這么開工資,也絕對引不起如此大的反應一你丫先把駐歐辦搞起來再說吧。

    所以這是一件讓人想氣還氣不起來的事情,沒了陳太忠吧,這駐歐辦的前景實在堪憂,可是有他的話,這家伙卻又是軟硬不吃有個性得很。

    于走過了沒多久,關于駐歐辦陳主任在挑選保潔工時,接受女孩們的“性賄賠”的傳言,就不脛而走了,當然,大多數人能把自己的關系送過來,心里自然也知道陳家人的口碑到底是怎樣的,可是,這錢他們掙不上的時候,心里不平衡不是?

    陳太忠四處亂跑在鳳凰呆得時間比較短,很久之后,他才聽到了這樣的傳言,不過。面對那些描繪得有聲有色的香艷橋段,他也只是撇一撇嘴:論編黃段子的功夫,你們不知道差出裘部長幾條街去看人家對白潔的癡情吧。

    讓他略略有點寒心的是,他選的四位主兒身后的人,卻沒一個站出來說句公道話的沒錯,他選人的時候,直接將報名表上“家屬”一欄糊住了,但是選完人拆開一看才知道,合著這四位各個都是有背景的,畢竟基數在那里擺著呢。

    可是轉念一想,他也能理解了,估計人家覺得這種事張揚開,怕是只有越抹越黑的可能,涉及到漂亮女孩子清白的事情,能低調還是低調吧。

    在工作中堅持原則,卻是落到這種口碑,陳家人又有淚流滿面的沖動了,當然,他斷斷不會認為,正是因為他盲目地亂高工資,才成為了此事的導火索,跟其他官員一樣,他也很不習慣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哥們兒從來都是正確的。

    這件小事完畢,陳太忠就可以走人了,不過,其他的事兒又纏了上來,讓他一時半會兒無法脫身,比如說,市委秘書長魏長江就找上了他。

    魏秘書長跟電信局杜局長關系不錯,電信和移動,還真是一家出來的,廖總才去聯系馬瘋子要其搞施工,老杜這邊就聽到了風聲。

    杜局長略略了解一下,就知道這馬瘋子的背景了,他并不知道一向比較膽怯的老廖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勇氣,去找混混來施工,但是毫無疑問,他是不敢出頭阻攔這個人的。

    何況,馬瘋子不但是混混,身后可且品,陳太忠撐腰呢其實不算陳垂任,只說合力的畝甲下小“寧,就足夠引起他的忌憚了。

    按說,此事他可以通過科委的人來跟陳太忠聯系一下,可是科委以前落魄的時候,電信局跟他們的關系并沒有多好,后來科委起來了,到是建立了比較友善的關系。

    尤其是副主任李健跟電信的人關系還不錯,可是李主任一聽是這種事,想都不想就搖頭了,“當時扯。剛專線的時候,陳主任還脾氣了,嫌你們收費高,我不敢替你們說話。”

    那杜局長就只好找魏秘書長出面了,魏長江一聽也有點頭大,要是其他行局的副職,他一個電話就能搞定的,可是,要是陳太忠的話,“我只能幫你問一問,具體結果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不敢保證了。”

    而且這問題,還不能隔著電話問,說不得他一個電話將陳太忠拎了過來,東拉西扯幾句之后,才貌似漫不經心地話了,小陳,聽說你跟合力汽修的馬經理關系不錯?”

    陳太忠琢磨一下,心說老魏你提起馬瘋子這混混,是個什么意思?難道說是因為電信局的事兒?想到這個可能,他笑著點點頭,“是,馬總最近可能要移民了,這個合力汽修也許會成為合資企業”我不能讓他帶著資金跑了。”

    “什么,移民?”魏長江聽得也是一驚,他也知道那姓馬的是混混,這年頭混混都要移民了,還有沒有天理了?“他要移民去哪兒?”

    “好像是加拿大吧”其實,陳太忠忙得還沒時間找馬瘋子落實此事,只能拿張智慧的情報來搪塞了,不過,說到加拿大的時候,他心里微微一動:邪和不也是跑到加拿大去了嗎?

    “我只聽說,他最近接了一點移動的工程來做?”魏長江見他居然說出“不讓資金跑了”知道再轉彎也沒意思了,“專業的事情,還是專業的工程隊來做比較好一點,,電信的小杜為市委服務,一直很盡心盡力。”

    “嘖”陳太忠聽得就是一嘬牙花子,沉默一陣才嘆口氣,“省移動的老總張沛林答應我了,近期內要從棒委采購一批無線模塊,裝在素波的出租車上。用于對講和定位,兩千多萬的單子,秘書長,我挺為難的。”

    雖然他不怵魏秘書長,不過雙方的身份差距畢竟在那里擺著,所以他也不合適用自己跟張沛林的交情說事,那樣的話,未免有點不給領導面子一你一個小小的處級干部。私人交情比為市委服務還重要嗎?

    說不得,他就直接將張沛林許下的單子拿出說事省移動給科委的單子,這涉及到咱鳳凰市的凹和財政收入,他姓杜的服務再好,抵得過這兩千多萬嗎?

    “哦?”魏長江聽得就是一愣,他還真沒想到小陳居然拿出這么個。理由來,這讓他準備好的大部分說辭泡湯了,好半天才苦笑一聲,擺一擺手,“算了,那就當我沒說。”

    “秘這事兒的人不多”陳太忠耳還不能這么走了,這單子沒說出來也就罷了,說出來他就要點明白了,“科委也就占著一個,“近水樓臺先得月。的優勢

    這小子真過分!看著他離開,魏秘書長真的有點惱怒了,陳太忠沒把話說完整,可是他又怎么能聽不出來?人家這是說啦,我知道你姓魏的跟杜局長關系好,不過這單子的風聲一旦傳出去,科委可能面臨激烈的競爭一你這算是訛上我了,還是算警告我?

    這種話,也是你合適跟我說的?魏長江是老派人,最重級別的同時,也不怎么計較下面人據理直言,可就這,硬是被他臨走這句話氣得差一點吐血,嘖,以后跟你沾邊兒的事,我都不管了,我還想多活兩年呢。

    他可不知道,陳太忠走出他房門的時候,心里也在總結經驗呢,這官場上的人情,真的是當不得真的,最拿得出手的,還是利益的交換啊。

    他跟張沛林的人情,不合適當著魏長江來說,魏秘書長跟杜局長的人情,倒是不怕跟他說雖然是打著市委的旗號,官大一級就是這樣,何況兩人差得還不止一級?

    可是等他拿出來這個兩千萬的單子,秘書長大人也只能啞口無言了一其實別說兩千萬,有個兩百萬的單子就夠了,所謂的人情在利益面前,狗屁不是!

    那哥們兒以后做事,就要注意在這一點上下功夫了!陳太忠暗暗拿定了主意,他不是不知道利益交換的重要性,可是知道和知道之間,差距也很大的,同樣一句名言,心境和年紀不同的人,體會到的滋味,也不盡相同。

    原本陳太忠是打算周二去鳳凰的,卻因為章堯東有事,耽們到周三了一自打回來之后,陳太忠還沒去章書記那里報過到。

    他想的是,既然第一天回來沒去,那就臨走的一天再去吧,這也算兩不得罪的手法了,才回來先見段市長,那是匯報工作,臨走去見章書記,那是請示以后的工作。

    他覺得自己這么做,是有些刻意迎奉的味道了,不過這也沒辦法,誰要他不想被這兩位中任何一位籠絡呢?在官場里想要做事,必須先做人啊。

    其實,陳主任這也算奢侈的苦惱了,擱給其他行局副職,不管是想要見政府一把手,還是想見黨委一把手,按規矩通報和排隊,都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年,他想找誰就找誰的待遇,在整個鳳凰也算得上獨一份兒了。

    不過顯然,章堯東也不可能啥都不干,就坐著等他上門求見,接到他請示工作的電話之后,章書記淡淡地話了,“今天沒時間,看明天有空沒有吧。”

    有了這么一天緩沖,陳太忠琢磨一下,打算好好地跟馬瘋子聊一聊,了解一下這移民的事情,因為他總覺得,嘖,加拿大”邪和…

    (不在狀態,不過六千保底是沒問題的,召喚月票。)

    </div>【看小說,更新快,就選98小說網.秒記網:http://www.sytsd.tw
91街机捕鱼官网 黑龙江十一选五今天的 捕鱼王3d 北京赛车pk10视频 内蒙古十一选五每天开奖结果 斯诺克直播球吧网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号码推荐 北单上下单双交流 山东11选5官网app下载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查 股票软件 北京pk10开彩结果查询 下载管家婆码报2018年 赢钱棋牌游戏手机版 真实的电脑挂机赚钱软件 108期2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