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說 > 官場小說 > 官仙 > 第七百五十八章 立場和角度

《官仙》 第七百五十八章 立場和角度

下載: 官仙TXT下載


    來電話的是邱朝暉,“陳主任,這個遠望公司,談得大致差不多了,不過有些東西,還得麻煩你敲定一下……”

    “又是個項目,”陳太忠掛了電話,沖著秦連成和許純良無奈地一攤手,無奈地苦笑一聲,“招商項目,還是高科技的,中午又有事做了。”

    邱朝暉也是老奸巨猾之輩,接任務的時候,就明白陳太忠的用意了,擺明了,陳主任是不想把火炬計劃的資金用過去,要不然也輪不到他跟袁望談。

    等他跟袁望聊一聊,登時就傻眼了,陳主任這不是忽悠人嗎?這基金八字沒一撇呢,就敢空口白牙地向人許諾?

    不過,對于陳太忠的辦事能力,他和張志宏不是一般地佩服,所以倒也能硬著頭皮圓了場子,只是談及代為回款該怎么收費、科委出資該占多少比例的時候,這個分寸實在難以拿捏,不敢敲定。

    袁望倒是恰恰相反,一開始他就發現了,科委那不是一般地窮,這符合他的認知,不過,這個并不重要,他在意的是一個處(科)長和一個副主任,在言語之間,無意中流露出的對陳太忠的忌憚和信心。

    忌憚好理解,只要有點背景的主兒,被別人忌憚那很正常的,他袁某人又是陳主任引見來的,人家要避諱是很正常的。

    可是信心……那是要建立在充分信任的基礎上的,這窮得叮當亂響的攤子,兩個比陳太忠年紀大得多的干部,居然能對其如此服氣,其中味道不言而喻。

    甚至有那么幾次,袁望真的懷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騙子,不過想想招商辦、任嬌和科委的科教儀器商店,那真的不可能全是裝出來地。再想想科委的窮酸樣……沒騙子會自曝其短吧?

    再說了,人家借錢給自己,還能騙什么呢?

    所以,這個陳主任,一定是個人物,相當了不得的人物。袁望“遠望”一下自家的遠望公司,心情真的是很有點激動。

    陳太忠的林肯車直接開奔了海上明月,事實上,他越來越不欣賞海上明月地飯菜了,但是沒辦法。談事情就是要有個談事情的樣子。

    科委現在破破爛爛的,還停留在“看山是山”的境界,必須注意這些細節,不像招商辦已經到了“看山不是山”的境界,隨便找個差不多地飯店就能談事情。

    酒桌上,說起代為要錢的事兒,陳太忠笑笑。“你能接受的,不是三成嗎?做為長久合作伙伴,以后算成兩成好了,你認為呢?”

    “兩成……可是,要是成了合作伙伴,要錢就是大家的事兒了啊,”袁望可是個會算帳的,“收回來的錢,你們也有份兒啊。”我是怕你不用心回款。”陳太忠瞪他一眼,“再說。你以為我要錢,不需要成本?對了邱主任,以后這種錢,要進小金庫!”

    小金庫不讓搞了啊,邱朝暉悻悻地撇撇嘴,不過,要建就建吧,反正科委有“自籌部分辦公經費”的權力。

    “那好吧。”袁望也沒脾氣了。陳太忠地兩條理由,無論從公還是從私上講。都是理由十足的,“不過財務監督……”

    “這事兒你跟邱主任談,”陳太忠手一擺,制止了他的發言,“這種具體事情我不管,要不真的要忙死了。”

    雖然還是年紀輕輕,但是他做事的時候,身上已經有了一種淡淡的威嚴,這跟他修行的功法無關,恰恰相反,這是入世之后養成的那種氣度,雖然是可喜的,但卻不是修仙之人該有地淡然心態。

    不過,他這架子一拿起來,袁望登時就住口了,而且沒覺得人家這架子不該拿,紅塵中人,有的自是紅塵中地心態。

    那么,就撿重要的說好了,“那陳主任,這個基金,什么時候能到帳啊?小袁我這兒急等著錢用呢。”

    “市里的政策還沒下來呢,”陳太忠哼一聲,今天經了章堯東的提醒,他才反應過來,自己這么悶頭搞,是不合適的,從省里拿來政策拿來錢,就開始動手,那把鳳凰市的市委市政府置于何地?

    “那倒是!”邱朝暉猛地一頓手上的水杯,茶水逛蕩兩下,好懸沒濺出來,“我總覺得哪兒有不對勁的地方,陳主任這么一說,那可不是嗎?從省里拿來政策就開始動手,估計市里要罵娘啊。”

    “沒錯,就是這個理兒,”張志宏也跟著點點頭,“還是陳主任想得周到,也怪我們,以前沒遇見過這事兒,咱科委還真地是落后了。”

    這句話,既捧了捧陳太忠,又開脫了自己一干人等腦瓜不夠用地嫌疑,“陳主任,到時候,請市里相關領導來指導一下吧?”

    “指導?那肯定要了,而且,最好超過喬市長的那個級別,”因為侯衛東地事情,陳太忠對主管市長喬小樹有點芥蒂,反正,哥們兒找倆領導來指導,估計不會很難吧?

    領導的級別,也決定了這件事的重要性!他剛要笑著繼續說下來,冷不丁又想起了一件郁悶事兒,狠狠地嘆了一口氣,“早被人盯上了,唉商辦的秦主任說了,要做好支援高新區火炬計劃的準備。”

    “過分啊,”邱朝暉和張志宏異口同聲地發話了,“就這么點錢,他們也看在眼里?高新區差這么一點兒嗎?”

    一邊說著,兩人一邊交換個眼神,邱主任微微地瞇一下眼,張志宏馬上就心領神會了,他猶豫一下,硬著頭皮發問了,“這個陳主任,扶持基金……他們不會再伸手了吧?”

    “咝……”陳太忠聽得這話,登時就是倒吸一口涼氣,愣了一愣,他才很堅決地搖搖頭,“監管可以,不讓他們伸手,都是我找的錢,誰敢亂伸手,哼!”

    他的話雖然沒說完,但是那冷冷的一哼,已經充分地表明了他的主張,尤其是科委那二位,是見識和聽說過陳太忠打人的,聽他這么說,禁不住又交換一個眼神,內有些許欣慰:還好,陳主任幫咱倆扛了。

    這個陳主任,還不是一般地霸道啊,袁望心里暗暗感嘆一聲,沉默了好一陣,才壯著膽子發問了,“陳主任,那市里的政策,什么時候能下來?”

    “這個說不好,”陳太忠搖搖頭,笑著瞥他一眼,“不過,你安心簽協議吧,下午我先幫你打個招呼,明天你派人去英皇名流會所收貨款,農行的款子,涉及到一些事情,暫時你先不要想了。”

    “你收回的款子,有百分之二十算是我們的投資,”張志宏可是窮得太久了,聽到這里,毫不猶豫地就插話了,說完之后,才看看陳太忠,“呃,陳主任,是……這么回事吧?”

    “沒錯,”陳太忠笑著點點頭,看到張志宏有點局促,他少不得要贊一聲,以寬其心,“干工作,就得像張處長這樣,斤斤計較,單位的錢是用來發展經濟,帶動高新技術產業化的,馬虎不得。”

    “英皇名流會所?”袁望一聽說這個名稱,眉頭登時一皺,看向陳太忠的眼中,又多了一絲異樣,“陳主任,您認識何總?”

    “不認識,”陳太忠淡淡地搖搖頭,端起了酒杯,燦然一笑,“你放心去要錢吧,態度好一點,不過,如果他不給……我不介意讓他認識我一下。”

    “可是何總那是……”袁望有點懷疑,陳太忠是不是真的了解何老三,可偏偏地,他還不知道自己合適不合適說出來何總是混黑的,猶豫一下,終是期期艾艾地暗示,“何總是政協委員來著的。”

    陳太忠哪里會聽不出來這廝在說什么?少不得看他一眼,臉上的笑容卻是變得有點詭異了,“沒錯,可他兩個弟弟,并不是政協委員。”

    明白了!袁望終于全明白了,陳主任不是不知道何三,而是完全吃得住何三,一時也什么話可客套的,很干脆地舉起了酒杯,“好的,那可是太謝謝陳主任了,呵呵。”

    邱朝暉和張志宏聽到兩人打機鋒一般的對話,頗有點摸不著頭腦,不過,既然已經是談妥了,少不得要舉著酒杯湊趣一下,“來,干杯!”

    張志宏正琢磨著,是不是該問問,這筆錢到底有多少的時候,袁望一揚脖,干掉了小酒盅里的酒,一時有點蠢蠢欲動了,“陳主任,其他欠款單位,我給你拉個明細出來?”</dd>【看小說,更新快,就選98小說網.秒記網:http://www.sytsd.tw
91街机捕鱼官网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jdb电子龙王捕鱼技巧 黑龙江22选5行列图 陕西11选5现场转盘 网络百家乐 任选9场奖金几点公布 江苏时时彩11选5 人人家互助是怎么赚钱 秒速飞艇玩法 快乐8官网网址登录 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 财神捕鱼1000倍红包 福彩18选7开奖记录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解 体彩p5开奖走势图 国彩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