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說 > 官場小說 > 官仙 > 第三百八十三章 難得的體驗

《官仙》 第三百八十三章 難得的體驗

下載: 官仙TXT下載


    這通酒喝得時間有點長,到了下午兩點還沒結束,古見蒙曉艷要走,兀自不肯干休,“三點才開聯歡會的嘛,著什么急啊?蒙校長,可是只見你吃我們了,你這都升校長了,啥時候請客啊?”

    “代校長,唉,”蒙曉艷嘆口氣,說起這個,她心里總是有點不甘,不過,相對而言,這已經是鳳凰市教育系統的奇跡了,人總是要知足的。

    “那也得請啊,”真難為李乃若了,兩邊都得聽著。

    蒙曉艷還待說什么,陳太忠的手機響了,任嬌下午沒事喝得有點多,居然探頭去看來電的號碼,隨即驚叫一聲,“吳書記手機?”

    我靠,你喊那么大聲做什么?陳太忠面無表情地看看她,心里卻是琢磨,是不是以后該把手機號碼本上吳言的姓名再改改了。

    原本他已經做得比較小心了,只寫了“吳書記”沒敢寫“吳言”——這也是應吳言的要求,因為兩人的關系,實在是不宜暴露。

    回頭,得把這個名字改成“白書記”,想起那珍貴白虎的動人之處,他拿定主意了。

    古和李乃若也聽到了任嬌這一聲,登時閉嘴不言語了,兩人看著陳太忠的眼神有點復雜,欽佩中似乎……帶了點幸災樂禍?

    一聽是見過一面的美貌女書記,蒙曉艷的身子都不動了,用一種很異樣地眼光看著他。

    陳太忠卻混若不覺。貌似比較恭敬地接起了電話,“吳書記你好,請問,你有什么事兒嗎?”

    “太忠……”吳言嘴里才蹦出倆字兒,就已經聽出陳太忠口氣了,登時語調一變,“陳科長你好啊,今天中午橫山區的干部聚餐。你怎么沒來啊?”

    “沒人通知我啊,”陳太忠一本正經地回答,接著又苦笑一聲,不失恭敬地回話了,“唉,可能大家都覺得我已經不是橫山的人了。

    呵呵,我心里還有點失落呢。”

    “哦,是這樣啊,對了,下午有空吧?”吳言的聲音,已經恢復了冷冰冰的語調,又不失威嚴的那種,“區里有點事情找你。等你方便的時候,電話聯系一下我。”

    會是什么事兒呢?陳太忠一邊琢磨一邊掛掉了電話,除了章堯東要吳言打電話聯系他。問伯明翰的事之外,吳書記從沒主動打過電話給他,難道說,又出什么大事兒了?

    等他抬起頭,卻發現所有人都正在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說不得只能苦笑一聲,“唉,真是勞碌命啊。都要過元旦了,下午橫山區還找我有事兒。”

    其實以陳太忠地個性,他并不介意自己同吳言的關系曝光——最起碼不是很介意,但吳言堅持,他也只好順著她的意思,畢竟,官場上這一套東西的理解,吳書記比他強太多了。

    “解釋,就是掩飾!”這個李乃若,還真是有啥說啥,不過,看著他那副醉眼惺松卻硬是要裝出鄭重的樣子,大家居然也沒覺得冒失,最起碼古是哈哈大笑起來。

    這倒也是常事,在橫山區的基層,甚至是其他區,酒喝得差不多地時候,拿吳書記的YY來的例子,比比皆是。

    蒙曉艷也因為這個不是玩笑的玩笑放松了心情,她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太忠,不會是因為……上午的事兒吧?那女人這么快就去上訪了?”

    她的話還真準,吳言找陳太忠,確實是因為這件事,那小媳婦從派出所出來,就拉了她>:[

    這個時候,區委和區政府的人正忙著安排聚餐呢,被這兩位打擾了,實在是心里要多麻煩有多麻煩了,忙著往外攆人,“去去去,馬上中午吃飯了,你們下午來不行啊?”

    這>=.“家里地馬上就要被拘留了啊,這世道還有沒有王法了?”

    那哭聲要多凄慘是有多凄慘了,沒辦法,女人做這種事情是比較拿手點,引得一眾路人側目觀看。

    好死不死的,吳言剛從市委趕回來參加聚餐,一眼看到了這倆女人,一時間有點奇怪,卻沒有聯想到陳太忠剛打的電話——時間這么短,而且,也不是太忠說地一個女人。

    于是,她下車問問,等到搞明白的時候,忙不迭抽身走了,心里還說呢,看來得

    辦的打招呼了,怎么來得這么快啊?

    可是,下一刻,她就反應過來了另一個問題……慢著,市十中的宿舍,蒙曉艷校長?

    蒙通的姑娘,當了校長了?想想上次跟陳太忠在仙客來吃飯,撞到了蒙曉艷,吳言基本上就能明白,現在陳太忠為什么要幫蒙校長出頭了。

    她倒是沒細想兩人到底是什么關系,因為蒙曉艷地長相實在是太那啥了,不過,堯東書記現在既然遇到了麻煩,能不能讓太忠出面,慫恿蒙校長跟她叔叔關說一下呢?

    這件事,吳言還不合適通知章堯東,最起碼在辦成之前不合適亂匯報,在官場混,謹慎從來都是最重要的,章書記對她有提拔之恩,可越是如此,她反倒要越是注意言行,以免引得章書記失望。

    所以,就在聚餐剛結束的時候,她就打了電話給陳太忠,陳某人地回答,卻是讓她想起了另一件事:太忠的關系,眼下還是在橫山呢,什么時候調動一下啊?

    陳太忠是在下午三點多的時候,來到了吳言的辦公室,說起章堯東最近的被動,他臉上就多了幾分不屑,“切,我倒不是小肚雞腸,可是話說回來,要是沒有他們有意無意的縱容,常三一伙兒會這么囂張嗎?”

    只是,吳言并不知道陳太忠在這件事里涉足極深,她只當他是因為與家交好,才被動卷入的,少不得就要替章堯東辯解一下,“堯東書記說了,其實那個汽修廠里,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不過是想壓一壓雙方,保持個穩定的局面,誰想到把蒙藝惹出來了?”

    “問題就是常三欺人太甚啊,”陳太忠哪里容得她這么說?“他掃我面子多少回了,這次有機會收拾他,我怎么可能放過?”

    “啊?”吳言聽得身子就是一抖,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不是吧,太忠……你說,這次事情,是你搞出來的?”

    “那當然,”陳太忠傲然地點點頭,“我收拾常三,辦法實在太多了,要不是想按著官場規矩來,他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那你跟我說說,你是怎么做的?”吳言實在是太吃驚了,美麗的眼睛睜得老大,她實在無法理解:蒙藝總不會因為自己的侄女兒關說一下,就如此大動肝火吧?

    陳太忠卻是被她這副表情弄得心癢難耐,除了第一次**她的時候,他還沒從美艷的書記臉上看到過這種神情,這讓他有點蠢蠢欲動。

    “哈,娘子,為夫現在,有點想那個了,”他的臉上,泛起了淫蕩的笑容,“你這種表情,才是最動人的。”

    吳言的臉刷地紅了,人也蹦了起來,快步走到門口,打開門若無其事地探頭出去看看,才縮回腦袋,反鎖了房門,“真太過分了你,這是在我的辦公室……哦,不要……”

    她還沒來得及轉身,就覺得自己被一雙有力的臂膀抱住了,腰間也硬梆梆地頂了一個什么東西,一時間,她的身子有點軟了,感覺站都快站不住了。

    “一會兒再跟你講經過,”陳太忠的語氣,頗為蠻橫,一邊說著,他一邊不由分說地抱起了吳言,因為他忽然想到了,吳書記似乎……喜歡輕微的受虐?

    反正,今天晚上已經被蒙曉艷預定了,那也只能現在安慰一下她了,這么想著,陳太忠抱著輕如鴻毛、軟似無骨的書記大人,昂然地走向里間的小臥室。

    事實確實如他想的那樣,吳言的高潮來得極快也極為強烈,而且足足有三次之多,尤其是最后一次,當他發射的時候,吳書記的雙手雙腿死死地纏住了他,身體不住地抖動著,根本失去了控制。

    “我……我的胳膊和腿好像抽筋了,不能動了,”感覺他想抽身而出,吳言卻是無法自如地指揮自己的身體,只能紅著臉低聲地解釋。

    太快了吧?有點丟人啊,陳太忠想的卻是別的,他還真沒想到,在區委書記的辦公室里搞這個,會讓他自己也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再想想區委門口高懸的黨徽,他越發覺得刺激了,甚至,剛剛發威過的某個部位,隱隱有卷土重來的架勢——多么難得的人生體驗啊。怪不得有那么多的人樂此不疲呢。</dd>【看小說,更新快,就選98小說網.秒記網:http://www.sytsd.tw
91街机捕鱼官网 大发彩票安卓 甘肃11选5走势图 扑克牌大小 竞彩网网址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非凡 广西11选5任选一指的是 老11选5基本走势图 两码中特期期准免费2码中特 零点棋牌大厅下载 斯诺克赛程 环亚彩票安卓 青海快3在哪直播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 足彩6场半全场胜负 彩运来彩票群 华东15选5开奖走势图